找回密碼

台灣男同志大全◎賤嘴論壇 Gay Forum

查看: 1275|回復: 2

一段難忘的挨操經歷

[複製鏈接]
Retiler 發表於 6/13 10:14:0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一)

我是0.5,主要做1,喜歡操比我高大威猛的0,尤其是大雞巴0,看著這些健壯的男人臣服在我雞巴下發騷的樣子,很滿足。可能是因為做多了1的緣故吧,有些單調厭煩了,越發想嘗嘗被人操的滋味,無奈我的菊花比較小,有時候便便稍硬都會出血,看到大雞巴也只能望洋興嘆,沒有合適大小的雞巴也只能不了了之。

直到有一天遇到一個網友,他號稱純1,我們本來說好和他一起找0玩的,視頻看了下他雞巴,嗯,不錯,乾淨直溜,又勾起我做0的欲望了,便改了主意。

於是我開好房間洗好澡在被窩裡等他,不一會,門鈴響了,我去開門,長得還不錯,挺男人的,身材也很健壯魁梧,一打聽,山東爺們,是我喜歡的類型,後面稱它為強哥吧,簡單的沖洗過後,便拉開了我難忘的挨操序幕:

首先是我躺著,有些小緊張,強哥厚實的嘴唇在我身上、耳邊、脖子遊動,吹著熱氣,配合舌頭舔的動作,讓我舒服的放鬆下來,同時他的手也不閑著,一邊捏我的乳頭,一邊捏我的屁股,同時有意無意地觸碰我敏感的雞巴,但卻挑逗似的故意不直接刺激它。

我看著自己被眼前的這個男人玩弄于股掌,心裡癢癢的,不禁有些期待起來,嗯,要的就是這種感覺,我閉起眼睛享受著。這時他在我耳邊用他雄性低沉的嗓音呢喃了一句,“準備好了嗎?哥要開始操你了!”,聽到這句生疏的話,我不禁有些害羞,但鬼使神差的立馬點頭回應起來。

接下來我的菊花感到一絲涼意,強哥的半截手指進來了,他非常溫柔,僅僅是半截,並輕輕攪動著,我沒有感覺到任何不適,只希望他手指繼續攪拌下去,只可惜他沒有按我的節奏,他脫下褲子,露出他細長的雞巴,我稍微松了口氣,這個雞巴我應該能吃得消。簡單給他口了幾下,強哥便帶上套子,準備用他的武器攻擊我了,頓時我又開始有些害怕,緊張、激動,因為我感覺到火熱的雞巴已經兵臨城下了,我知道我的城門稍一放鬆它便會長驅直入,便用力夾緊了我的菊花。強哥看出了我的緊張,一邊揉搓著我的胸部,舌頭已貼到我唇上來,這時我突然有一種被佔有的感覺,菊花一松,雞巴便進來了1/3,還好,沒有特別疼,這時候我也不緊張了,今天我不就是要嘗嘗被操的滋味嗎,我配合的張開菊花,做往外使勁的動作,這個細長的武器便迅速佔據了我的甬道,絲毫不給我留任何餘地。

我能感覺他頂的很深,強哥也愛惜的沒有抽動,帶著男性磁性的聲音問我感覺怎麼樣,我覺得頂的太裡面了,像是到了陽心,微微有些疼,於是收縮菊花,想把它擠出去一些,但是我很快發現這個努力是徒勞的,這杆槍非常霸道的在我的菊花裡面呆著,沒有任何移動。

我靠深呼吸放鬆自己的身體,強哥也揉著我的蛋蛋和雞巴,幾分鐘後疼痛感漸漸消失,強哥也隨之慢慢的動了起來,除了輕微的疼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尤其是菊花裡面,難怪很多0都說主要是來自于心理上的快感,看著強哥在我身上不緊不慢的耕耘著,聽著啪啪的聲響,這就是被操的聲音,非常強勢,無可掙扎。這種感覺,天哪,我已經被一個陌生男人操了,一種被征服感迅速升起,我的自尊心、羞恥心在這樣的活塞運動中漸漸褪去,這一刻,只有性,沒有其他。強哥看我有點適應了,便放棄傳統動作,開始玩起花樣來,接下來這個姿勢讓我至今流連忘返:

強哥讓我跪在床上,大腿儘量分開,屁股往後撅,他貼身跪在我身後,大腿頂在我兩腿之間,限制我大腿併攏,同時雞巴抵在我的菊花口,雙手拉住我的手,反剪扣在我背後,和我說了句“我要開始幹你啦!”我知道又要準備挨操了,此時我沒有重心,手也沒有著力點,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隨著緩慢的插入,我感覺到菊花逐漸被填滿,強哥馬上就要開始抽動了,我感覺大腿在發抖,本能地想要加緊大腿卻因為強哥大腿的限制無能為力,強哥這招太狠了。我只能求他慢一點,溫柔點,他像個勇士一樣主宰著我的快樂和痛楚,忽快忽慢,九淺一深的操著我,我的雞巴在他的操弄下失神的前後甩動著,完全沒有之前操別人時的堅硬挺拔,像是完全臣服在強哥的雄風之下,被他狠狠的教訓著,無奈的低下了頭。龜頭前面淫水不聽使喚的往下流,我低下頭看自己雞巴的樣子,發現自己徹底被操服了,僅有的一絲反抗的念頭也在強哥一陣陣有力的衝擊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強哥仍然不緊不慢的操著我,一邊說著:“哥操的你爽不爽?”,“喜歡哥操不?”,要是平時,我可能會不好意思回答,但現在我已經沉浸在這淫蕩的氛圍中,一個勁的‘嗯嗯、啊啊…’的答應著。漸漸地,菊花著力點處湧現出一種酥麻的感覺,並且興奮感越來越強烈,我求強哥快點操我,強哥沒有理會,仍按他的節奏,我明顯覺得已經把持不住了,快感在我體內湧動,但無能為力,全身都在強哥的控制下,只能等快感一點點累積。終於,一股熱流穿出的體外,身體像觸電似的抖動起來,這個時候強哥才開始使勁快速抽插,杆杆見底,我發現強哥真是個性愛高手,這個時候快感比之前來的強烈的多,比我之前任何一次打飛機或操別人都來得爽,我完全不能自持的發出聲音,活生生被操射了,一股股精液隨著強哥的動作,一個衝刺一波,連射了七、八股,這才叫不由自主的被操射,我之前也操射過別人,不過遠沒有這種1捅一下,0就噴出來一些的強烈的視覺刺激,我開始嫉妒這位強哥高超的操人技巧,不得不說,我這次真被他操爽了。

射完後,我像一個俘虜一樣低著頭仍被雙手反剪控制著,強哥還沒射,但他體貼的沒有抽動,我大口的喘氣,回味剛才的激情,誇讚著強哥的操人技巧,準備幫強哥打出來。這時強哥貼著我的耳根來了句,“別著急,這才到哪啊,一會讓你爽上天!”,我是既害怕又期待,今天真是遇到極品1了。


(二)

做1的都有相似的心理,總喜歡把身下的0操的嗷嗷亂叫,發騷、癱軟求饒,並且越是大雞巴操的越過癮,快慢結合,以點帶面,哪怕使出渾身解數,累的吭哧、吭哧,也要滿足自己的征服欲。不過時間一長也就審美疲勞,就像再好吃的菜也要換換口味,這次我就打定主意要享受下被操的滋味,要不然總覺得缺了些什麼,我一直堅信,沒做過0的1人生是不完整的。

強哥讓我充分享受了被動的角色,他命令我從床上爬起來,這時我才覺得菊花處傳來一陣陣火辣辣的感覺,摸了一下,還好沒有出血,這也是我選細長雞巴的原因,安全第一嘛。我們來到洗手間,強哥把水調好,讓我彎下腰去,把屁股翹起來,一股溫柔的水流在我菊花四周飛濺,強哥仔細地給我清洗、按摩,我閉起眼睛享受著,菊花發送的舒展著,射完精後的不適應也逐漸消散,突然一個溫熱的東西貼了上來,我扭頭從鏡子裡一看,強哥的頭正貼著我的騷屁股,用舌頭給我按摩呢。

頓時我覺得害臊了起來,非常不好意思的說,“強哥,別舔,那裡髒。”

強哥呵呵了兩句“沒事,我不嫌你髒,你好好享受,一會把你送上天!”,說罷,強哥舔得更賣力了,我感覺菊花周圍的嫩肉不停被強哥靈巧的舌頭刮蹭,像是有千萬隻小蟲在爬,癢癢的,心裡明明害羞卻不想讓強哥停下了,我臉貼在浴室的牆上,僅僅抓住前面的扶手,我決定終於我肉體的感覺,只希望時間定格在這一刻。

慢慢的,我的雞巴漸漸抬起了頭,陰囊也由剛才鬆散的狀態變得收縮成緊致的一坨,儘管我想掩飾,想多享受一下強哥技巧高超的舔弄,無奈身體上的變化出賣了我,強哥很快注意到了這個變化,停下來,用力拍了下我的屁股,“恢復的挺快啊,小騷貨!”,“強哥,操我吧!”,我也不想裝下去了,我很期待強哥一會要用什麼方法操我。

“給你毛巾,擦乾了到鏡子前等我。”,強哥的語氣不容推脫,我聽話的來到酒店穿衣鏡前,相信大多數的酒店都有這樣的落地鏡子,站在鏡子前,整個身體一覽無餘,我從上到下審視著自己健壯的身軀,鼓動的喉結,褐色的乳頭,緊致的腰肢和小腹,略微勃起的雞巴,粗壯的大腿。想像著之前操別人英勇的姿勢,感覺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威嚴。

而今天我要做0了,被另一個比我更高更壯的男人主宰著,臣服在他的大雞巴下,任他挖掘我的騷勁,操出我的淫蟲。

“把腰彎下!”強哥不知道啥時候已經來我的身後,把我立馬從幻想中拉了出來,我只好笨拙的低下腰肢,“再低點!”,我感到有些屈辱,但仍繼續往下,穿過我的襠,我看到強哥的健碩的大睾丸若隱若現,鼓鼓的,性欲非常旺盛的樣子,我甚至能想像出它以後擊打我屁股的情形。強哥並不急於操進來,而是撫摸我撅起的屁股,光潔的後背,我費力的抬頭看了眼,鏡子裡的我被迫彎腰屈膝的貼在鏡前,像一條待操的母狗,散發著非常淫蕩的氣息,後面的壯漢略叉開雙腿,熟練的挑逗著我,強哥一隻手揉捏著我的屁股,另一隻伸手從後面用力的捏我的蛋蛋,我有點疼,但又有點爽,想叫卻發不出聲音,只能更賣力的撅起屁股,輕微的扭動著,仿佛在求強哥快點進入正題。

我這一刻深刻感受到什麼叫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也開始有點明白為什麼0被操後會依賴於1,因為你乖乖趴下的那一刻,就決定了自己的身體交由身後這個男人來控制,是爽是疼、一切計畫、一切節奏完全掌握在這個男人手中,而自己只有等著被操的份。

想到這裡,我的頭無奈的垂了下去,這時候,強哥調整了一下我腳分開的角度,我深呼吸了一口,因為我明顯感覺到一個火熱堅硬的東西已經到了我的洞口。


 樓主| Retiler 發表於 6/13 10:16:34 | 顯示全部樓層
(三)

我繼續用手扶在鏡子前,臉貼著玻璃,身體稍稍前傾,雙腳分開45度,儘量地撅起屁股,屏住呼吸,小心臟撲通撲通,略帶忐忑,同時又期待後面的雞巴破門而入,強哥的武器勻速的推進,有了剛才的擴充,這次稍微順利一些,沒有太大的阻礙,像是經過潤滑的活塞,硬邦邦、直挺挺的沖進我身體裡最柔軟的部位,我閉著眼睛仔細體會著這個過程,甬道一寸一寸的逐漸被攻陷,菊花規律的收縮著,但顯然沒有太多的防守能力,直到強哥健碩飽滿的陰囊也貼到我菊花,我真實的感受到菊花已經徹底淪陷了。整個過程可能就十幾秒,對我來說卻像是一場長達數年的沒有硝煙的戰爭,而我是被攻陷的那方。

強哥很爽的‘啊’了一聲,拖著成年男性成熟的嗓音,仿佛在舉旗宣告戰爭勝利,這時候他的旗幟就是身下那根引以為傲的肉棒,一抖一抖的仿佛在戲謔調戲著我,而我的菊花,一般都是只出不入的菊花,此時卻被身後的這個男人全盤插入,進退不能,身心都被牢牢的控制著,我突然有種喪權辱國的感覺,於是非常有限的扭動上身表達我反抗的情緒。

強哥看到我扭動,以為我發騷了,‘啪’一下在我屁股上來了一巴掌,“小騷貨,這麼快就發騷了啊,等下有你受的!”。打得我屁股火辣辣的,我覺得好刺激了,非常配合的回應:“哥哥,我再也不敢了,求你輕點操我吧!”,同時調整腳的位置,奉上我最柔軟的菊花。強哥這才滿意的扶住我的小腰,挺著他的大雞巴開始抽動起來,就像是啟動一輛汽車,鬆開離合,放下手刹開始上路了。

後面的雞巴‘噗嗤、噗嗤’的蹂躪著我的小穴,說實話並沒有像很多小說中描述的那樣怎麼怎麼爽,我的菊花周圍隨著有規律的撞擊是有種被按摩的感覺,但內部並沒有太多的感受,可能跟這段位置並沒有豐富的神經末梢有關吧,反而是有時候插的過快或者撞擊到了某些特殊位置的會有點疼,我之前也對很多激情文字的真實性持懷疑態度,這次親身體會更加印證了我這個判斷,所以我現在並不喜歡看那一類文章,太過於缺乏真實感,完全是憑空想像出來的。

言歸正傳,我默默的承受著這一陣陣的撞擊,蛋蛋打在我屁股上發出‘啪啪啪’的聲音,強哥肯定是個高手,他看我露出痛苦的表情,一隻手不斷在我身後游走,大力的揉捏我的屁股,按摩我的乳頭這些敏感部位,雞巴雖放慢節奏但仍然非常有力的操著我,並沒有要放過我的意思,既展示他雞巴的威嚴,又體現他體貼的柔情,真是個剛柔並濟的漢子。

也許是強哥的愛撫讓我的注意力得到了分散,或者是菊花漸漸適應了這種撞擊,疼痛感沒有剛才強烈了,偶爾有那麼一兩下還覺得挺舒服,我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這時我開始睜開眼睛看著鏡子裡這個精壯的男人,看著他堅毅的臉龐,孔武有力的雙手,勻稱結實的身軀,還有一下一下帶點痞子氣的操人動作,雖然不快,但非常扎實有力,次次直達我陽心,心理上的快感戰勝了身體的不適,作為此時正主宰著我的快樂和痛苦的男人,我的這一切變化強哥盡收眼底,他看我沒哼的那麼厲害了,開始繼續採用下一步的攻勢。

果然,他托起了我的蛋蛋,我的蛋蛋外形、體積也還不錯,飽滿而又有質感,以前是小0們的最愛,他們都喜歡跪在我腳下給我舔弄,含在嘴裡玩吞吞吐吐的遊戲。但今天強哥可沒有要給我舔的意思,他一邊保持著剛才的節奏,用力的操著我,一邊不緊不慢的滑動我的蛋蛋,對我蛋蛋來說,他的手心非常溫暖,兩隻睾丸在他手心裡非常舒服的運動著,快感在體內積聚,前列腺也在他的玩弄下愈發充血膨脹了起來,我似乎明白了強哥的訣竅,因為剛開始的時候,前列腺沒有完全膨脹,強哥基本上刺激不到我的陽心,尤其有時候我會刻意躲避那個又酥又麻的位置,但隨著他對我睾丸的強烈刺激,前列腺跟著充血體積壯大,他的每次抽插次次都能命中我的陽心,而我更是無從躲起。

睾丸傳來的快感,讓我沒有動力拿開他的手,菊花內前列腺的雙重刺激又讓我欲罷不能,就這樣,快感像電流一樣從我的陽心傳送到全身每個角落,而他的雞巴就是這套精密系統的發動機,是控制這一切快感的源泉。

在一波波的快感衝擊下,我像一隻在風雨中飄搖的小舟,承受著巨浪的拍打但位置卻被固定在強哥的雙手和雞巴之間,撞出去等到以為快脫離這個雞巴的侵犯時,又被無奈的拉回來。一次又一次,反復不止,我的眼神越來越迷離,我試圖擼動因為疼痛而軟下去的雞巴,卻被強哥嚴厲喝止:“這一刻,你身體的一切都由要聽我的命令!”而事實上,我的身體真的像是已經背叛了我,完全在他的控制下,並且雞巴也真的神奇的一次次被操硬,強哥更加得意的聳動他的雞巴,“看吧,你的雞巴現在也臣服於我的雞巴了,我的雞巴讓他硬,他就得硬,你等著,一會我還要命令它射精!”。我低頭瞧瞧我雞巴那高高挺起又不停晃來晃去的賤樣,暗自罵了句“靠,真JB不爭氣!”

我兩手扶著鏡子,由於屁股往後撅的厲害,腳尖也不由自主的踮了起來,承受著後面強哥一波波有力的衝擊,時間一長,大腿被操的酸軟發抖,我提議到床上去玩,強哥痛快的答應了。

我舒服的趴在床上,臉歪著貼在枕頭上,身體感受著棉質被套柔滑的觸感,回想著剛才經歷那暴風驟雨般的襲擊,終於能喘上一口氣了但是很快,強哥赤身裸體的跳上了床,還挑逗式的用腳掌踩了踩我的屁股,說道:“小圓屁股挺性感的嘛,撅起來點,讓哥哥好好伺候你!”。‘伺候’這個詞讓我我不禁又一陣害臊,但更多的是刺激與期待,一面想著強哥一會要怎麼玩呢,一面配合著把屁股拱了起來,幅度不是很大,但雞巴已經離開了床面,緊接著一雙大手對著我的屁股肆意的揉捏了起來,強哥的手寬厚略帶粗糙,一定是沒少幹體力活,這樣的一雙大手幾乎蓋過我兩瓣屁股,交替撫摸玩弄著,輕中帶重,時不時的還從我身體兩側或大腿之間伸進去,揉捏我的雞巴和蛋蛋,這種似有似無的撫摸讓我非常受用,溫存中有帶著男人的野性,使我心甘情願的奉獻我身體最為隱私的部分,一覽無餘的供身後這個男人隨意享用。

我舒服的都快要沉醉了,直到一根手指非常自然的插入我的菊花,非常順利,沒有任何阻礙,我調皮的收縮我的菊花,讓強哥感受我的緊致,強哥手指輕輕的轉了轉,“別急,還有呢,呵呵!”很快第二根也進來了,這次我沒敢回應,生怕強哥繼續三根四根的弄進來。還好強哥比較疼惜我,兩根都抽了出去,給我菊花加了點油,又給自己的大雞巴加了點,強哥這時開足馬力,準備大幹一場了。強哥把擦手的毛巾一扔,順勢撲在我身上,我的身體被他緊緊包圍著,壓迫的力度也剛剛好,溫暖踏實,說實話,就這樣被摟著,啥也不幹,我也非常樂意,有種被保護被呵護的感覺,這正是我做0想要找的東西。更何況屁股上緊貼那火熱的傢伙也提醒我,絕不可能啥也不幹的。那傢伙一跳一跳的,讓我想起蓄勢待發的摩托車,響起陣陣的轟鳴,而主宰這個硬傢伙的強哥此時牢牢抓住我的手腕,腳頂住我的小腿,仿佛我就是那輛他輕鬆駕馭的摩托。我再一次被完全控制住,強哥總是這樣,在開動之前就已經把我降服,讓我絲毫沒有還手能力,只能乖乖的任由他擺佈。這次和前幾次不同,

我們全身上下大多數部位都緊貼著,強哥還呼呼地在我肩頸邊催著熱氣,我感受到一種水乳交融的感覺,整個身心都被強哥所擁有。強哥沒有要用手的意思,身下的大傢伙不停在我菊花附近滑來滑去,尋找最有利於進攻的位置,我雖然手腳受制,膝蓋也勉強可以挪動些許,配合著讓我的菊花快些早到後面這個冒冒失失的大傢伙,因為此刻,我被挑逗的也有點等不及了。
突然,我感覺到菊花口和強哥的大雞巴契合上了,像是打樁機的頭對準了位置,我括約肌還緊緊的閉著,我想是不是要完全放鬆放他進來,但想到之前的疼痛又有些猶豫,就在我遲疑不覺得時候,一股衝擊力貫穿而來,直接突破所有防線,直達陽心!!

我倒吸了一頭涼氣,忍不住哼出聲來,“啊!疼……”強哥這次沒說話,雞巴也沒再動,只覺得他握我手腕的力道更強了,舌頭一邊舔我的脖子,我感覺到脖子涼涼的,軟軟的,有些舒服,但還是無法忽略菊花後面傳來陣陣疼痛,難受的直哼哼,強哥放開我的手腕,雙手分別從我的腋下穿過,緊緊扳著我的肩膀,我和他之間貼的更近了,我感受著他胸膛的溫度,甚至還能感覺到他的心跳。一系列的動作讓我分散了注意力,菊花那裡貌似也沒有變的更疼,我深呼吸了一口,呼吸的節奏也慢慢平緩了起來,不再像剛才哼的那麼厲害。強哥摟我肩膀的手也放鬆了下來,一隻手還摸起我的乳頭來。

我小心翼翼的調整了一下姿勢,適應強哥的角度,過程中強哥稍微抽出一些雞巴,緩緩的,堅硬的,未等我回過神來,很快又重新填了進來。強哥問“寶貝,好點了沒?”,雖然還有些疼,我被強哥男人磁性的聲音一刺激,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緊接著,強哥開始抽動,過程漫長而綿綿不絕,我閉上眼,仿佛看到工地上打樁機,‘啪啪啪’的往下擊打的場景,我能想像當前的畫面和打樁機是何等相似。

強哥雨點般的攻勢下,我努力的承受迎合著。‘啪啪啪’每每都落到實處,我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默默接受這一切。強哥重心仍在我背上,抽查的幅度不是那麼大,但聲音卻出奇的大,啪啪啪不絕於耳,我還能感受到蛋蛋擊打我洞口的感覺,大棒子欺負我就罷了,你們倆也來教訓我,簡直就是幫兇,哼哼!

強哥這次似乎沒有前幾次憐香惜玉,可能他估摸我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了,便不管不顧的操起來,我做一的時候有這種體會,不少0就是喜歡1爺們一點,不用太顧及他們的感受,我此刻也有相同的感覺,雖然生理上希望他能慢一點,輕一點,可以減少疼痛,但心理上卻又喜歡他這樣爺們的橫衝直撞,按他自己的思路操我,整個過程全然託付與他,每一次撞擊都能帶來新鮮感。於是我咬緊牙關,疼中帶爽的享受著,享受著後面爺們的撞擊也好,懲罰也好,一切開心就好。

這時,強哥保持恒定的速度操我的同時,手也開始不安分起來,一會撫摸我的胸部,一會伸下去撫摸我的大腿和腹股溝,搞得我又睾丸緊縮,努力想發射又一波了,不行,我這樣非被強哥操死不可,我假裝膝蓋支撐不住,屁股往下一沉,大雞巴一不留神從我菊花中溜了出來。“強哥,我想坐單人沙發上,你站著操我。”強哥也許不知道,這是我使出的一招緩兵之計……
s863251 發表於 6/18 00:45:42 | 顯示全部樓層
幹,真爽,
不雅卻真實。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 Mobile Version| www.GAYSPA.com.tw :::

Copyright © 2001-2014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